新宝gg平台登录

电鱼船摸黑“酷捕滥捞”,几秒钟让鱼虾蟹贝“断子绝孙”

  近期。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湖南、安徽等地调研了解到。  近期,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湖南、安徽等地调研了解到,气候变化带来的江河水情、水势自然变化,给了电鱼这个让“水族”面临“断子绝孙”之忧的不法水产作业以可乘之机。

  
  在长江中下游一些湖泊、水网地带,电鱼起首重新抬头。受利益驱动,“神出鬼没”的不法分子和执法部门、生态保护志愿者打起了“水上游击战”。
  一些受访专家和干部认为,电鱼对自然水域包括江豚等珍贵物种在内的水生生物具有极大杀伤力,少数侥幸存活的也会丧失生殖功能,对生态资源和水环境保护组成首要威胁。基层建议,应从“线上、线下”殷发力,从完善立法、强化监督、统筹协调、社会动员等方面下手,严厉打击电鱼行为。
“电鱼”与“护鱼”缠斗 每天都在打“水上游击战”

  湖南省湘阴县公安局副局长徐建军介绍,执法部门此次出击抓获的不法电鱼团伙,流窜于岳阳市湘阴县与益阳市的交界水域。不法分子不仅有电鱼船只和成套设备,还有转移渔获物的卡车,机关周到、危害很大。
  专家介绍,电鱼是一种“断子绝孙”的捕捞方式。在高压电流到达范围,大小鱼一般几秒钟内就都会被电死,部分大鱼即使能存活下来,其性腺发育受到损害,孳生能力也会基本丧失。此外,高压电流还会导致涉及范围内的虾类、贝壳类、藻类、浮游生物等水生生物大量死亡,水域生态平衡遭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渔政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均明文规定,阻止使用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
  湖南省岳阳县渔政局局长陈君辉说,眼下这种季节和水势,正是天然水域捕捞的好时节。但是,有利益诱惑就有违法犯罪,电鱼等不法捕捞也日渐猖獗,渔政执法、环保志愿者“护鱼”与不法分子电鱼的缠斗,几乎每天尤其每个夜晚都在发生。

  
  今年10月23日晚,留守在江豚移动观测站巡湖的志愿者何大明、何东顺等人接到信息,称岳阳县牛头洲水域有电鱼船在不法捕鱼。与此同时,岳阳县渔政局城陵矶渔政站、长航公安也相继接到群众举报。随后,各路执法船迅速起航,全速赶往事发水域。
  深夜,志愿者经过一番艰难搜索,终于发现了两条电鱼船正在电鱼。渔政执法船迅速靠上去,执法人员跳上电鱼船,缴获了电鱼网、卷扬机、逆变器、大功率发电机等电鱼工具、设备,还在船舱里发现很多被电死的鱼虾,其中绝大部分是鱼虾蟹苗。
  电鱼现象在安徽池州等地也频频发生。据安徽省长江环保协会会长胡师斌介绍,今年11月19日下午,安庆协巡队在城东码头集中,向下游开展巡护。船行至安徽省池州市牛头山钢铁厂一期贵航码头附近水域时,发现有人使用背包式电捕鱼工具不法捕捞。
  20日凌晨,巡护艇到达新洲乡洲头时,又发现两条抬网式电捕鱼船正肆无忌惮地捕捞。他们在现场发现了很多种被电死的鱼,大的重达数十斤。协巡员立即进行拍照取证,并向长航公安报案。
电商平台肆无忌惮销售电鱼设备
  2017年下半年以来,湖南在全省掀起了一场围绕洞庭湖和湘江、沅江、资江、澧水的“生态保卫大会战”。通过充沛人员和经费、精细划分管理责任、严格督促问责、保持查处高压态势等措施,对包括电鱼在内的一切破坏生态行为给予打击。
  陈君辉介绍,今年岳阳县渔政局在所负责的长江城陵矶江段和洞庭湖水域,人赃并获查出的较大电鱼不法捕捞案件超过70件,一批不法分子受到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和判刑等处罚,电鱼装备被没收或销毁。
  一些基层环境保护工作者说,和以前相比,现在电捕鱼现象确实少了一些。但是,因为不法分子神出鬼没,针对电鱼的执法存在取证难、监管难等问题,加之受到违法成本低等因素影响,现在电鱼这种犯罪行为照样猖獗。
  胡师斌说,使用电抬网捕鱼危害非常大。他们近日收缴的抬网长达80米,每次捕鱼的数量可达上万斤。使用电抬网的不法分子往往会在长江公路桥、铁路桥及港口、码头等重点水域活动,不仅让包括江豚等珍贵鱼类在内的水生动物面临灭顶之灾,就连过往人员、船舶的安全也受到威胁。
  一位参与反电鱼的人士说:“现在很多电捕鱼不法分子有一定势力,关系网也很广。有些人甚至能从一些渠道提前获取信息,让反电鱼执法行动扑空。”
  还有基层渔政干部反映,目前网络销售不法电捕鱼设备十分泛滥,生长了不法分子的嚣张气焰。
  根据有关人士指导,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睁开了一家电商网站,发现里面有详细的电鱼机操作使用方法,该操作流程甚至细化到了在清水和浑水中的具体操作方法和电鱼机的使用注意事项。

  
  而在一些网站甚至是影响很大的电商平台,还场合销售国产或进口锂电一体吸捕鱼机、双用一体电鱼竿、新型大型捕鱼器等,有的网上卖家还附带详细电捕鱼教程视频。
  对此,有反电鱼执法者和志愿者直呼:在网络平台明目张胆地溺爱电鱼不法犯罪工具交易,指派不法捕捞“技术”,真是匪夷所思!
面对长江流域“酷捕滥捞”“反电鱼”要形成高压态势
  长江流域生物资源得天独厚。

  在古人笔下,这个动植物基因“宝库”,曾有“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的景象。
  但有关研究却揭示,长江水生动物生存现状已然不容乐观。不仅“水中大熊猫”白鳍豚已经功能性灭绝,就连曾是长江“三鲜”之一、一度产量不小的长江野生鲥鱼,如今也已经难觅踪迹。长江水系405种淡水鱼类,受威胁的有95种,其中极危24种、濒危40种、易危31种。

  
  有研究指出,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因为人类生产活动加剧,虽然采取了大量保护措施,但长江流域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别国发生根本扭转。随着一些地方“生物完整性指数”沉沦,部分物种,专程是水生哺乳动物、大型鱼类等标志物种面临灭顶之灾。
  有基层环保人士说,长江流域水生动物最危险的“天敌”是人类。国人对食用野生水产品照样趋之若鹜,受此刺激,长江流域“酷捕滥捞”猖獗。

  其中不法捕捞如电鱼、炸鱼、滚钩、迷魂阵等像层层鬼门关,水生生物像被过筛子一样,很难有生路。此外,“酷捕滥捞”专程是电鱼,连“小鱼毛虾”都不放过,很容易导致食物链范围缩小或出现短板,旗舰性物种如长江江豚、中华鲟等即使不被捕捞也会被活活饿死。
  各界建议,针对流动性大、隐蔽性强、危害酷烈的电鱼等不法捕捞行为,需要从如下方面下手加大打击力度、形成高压态势:
  改善执法装备,殷提升执法能力。陈君辉说,今年他们在牛头洲水域执法时,有电鱼者发现执法船赶来,立即驾船兵分两路逃窜。因为力量有限,执法船和志愿者小艇只好堵一艘、放一艘。岳阳县渔政局管理几十万亩天然水域,只有5条执法船,这些船只在速度、性能上与渔船相比并别国显着优势;执法船上别国雷达、红外高倍望远镜,完全靠执法人员经验、眼力、听力。

  
  修改渔业法有关规定,提高违法成本。目前,渔业法对待电鱼处罚力度过于软弱。法律规定,单次执法如果别国查获充沛数量不法渔获物(500公斤),即使在渔船上发现了全套电鱼设备,也不能查扣和处罚。即使达到执法标准,大多数案件也只能没收作案工具、行政拘留几天因陋就简,终极能判刑的寥寥无几。违法成本很低,导致一些从事电鱼的不法分子对被“抓”满不在乎。

  
  统一执法与监管标准,转折“网下严网上松”的现状。目前针对电鱼的执法,各地和网上网下监管力度参差不齐。各层级行政区划“边界处”水域,成为不法分子的“乐土”。一地严格执法,但追踪电鱼船到水域边界,只能看着对方逃过边界望水对天长叹。有基层干部说,长江水系连通但不同地方执法松紧程度不同,不仅会让不法分子有空子钻,还会加剧执法管理严格地区群众的不满。各界建议增强统筹协调,全国一盘棋,统一实行严格监管与执法。此外,亟待转折“网下严网上松”的现状,对网上生产、销售电鱼设备的厂家、商家课以重罚,阻断网上不法电鱼设备交易和指派行为。

  
  齐抓共管,调动民间参与周到。眼下,东洞庭湖区有“江豚保护协会”“反电鱼联盟”等民间志愿机关参与打击电鱼,很多志愿者自费或募捐购置船艇、望远镜、救生衣等装备,在不法捕捞高峰季节自觉巡湖,发现电鱼行为立即向有关部门举报。有基层环保人士建议,对民间志愿者的参与周到应该给予鼓励,要通过工作协作、技术支持、正向引导、信息沟通,推进政府和民间在反电鱼领域互帮互助、互相补位,形成电鱼变“过街老鼠”被“人人喊打”的齐抓共管局面。
  (记者 苏晓洲 李琳海 周楠)